天使街首页 > 众筹知识 > 媒体报道 > 正文

 

JOES法案对国内众筹行业发展的启示

来源:天使街  作者:天使街小编  时间:2015-11-09


  2015年10月30日,JOBS法案第三部分终于获批。JOBS法案第三部分的核心在于“小额豁免”,即对于小额融资的融资方豁免其公开发行证券的注册、审计、承销等环节,大幅度降低融资成本;对于普通投资人,限定投资金额,避免其遭受超过自身承受能力的风险。该法案的获批,必将对国内外众筹行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国内股权众筹的发展历史。

  2014年12月18日,中国证券行业协会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发布,受到了各方的猛烈批评。批评者认为“私募股权众筹”在概念上存在自相矛盾之处,众筹意味着公开,私募又意味着非公开。把本应小额、公开发行的业务设定为私募,人为设置高门槛,完全违背了众筹的初衷。批评者在表达意见时,大多会引用JOBS法案第三部分作为对比。

  《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很快没有了下文,至今未结束“征求意见状态”。不久之后,又传出《证券法》修法的报道,业界猜测正式的股权众筹监管方案很有可能在《证券法》修法完成后,才能公布实施。

  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首次明确界定了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具有“公开、小额、大众”的特征,并且对股权众筹服务对象、发起渠道、信息披露形式等进行了规范。但是,《指导意见》并没有对信息披露的具体程度和时间频率做明确的说明,也没有提及平台在信息披露过程中的责任和权力。

  2015年8月7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复述了《指导意见》中对于股权众筹的定义,认为由于股权众筹具有“公开、小额、大众”的特征,涉及社会公众利益和国家金融安全,必须依法监管。同时,该通知还明确了一些机构开展的冠以“股权众筹”名义的活动,是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的非公开股权融资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集行为,不属于《指导意见》规定的股权众筹融资范围,上述业务需要在《公司法》、《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等现有法律框架下经营。

  随后,中国证券业协会发文,把《场外证券业务备案管理办法》中第二条第项将“私募股权众筹”修改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至此,我国正式把众筹划分为“公募”和“私募”两类:过去所称的“股权众筹”现在专指“公募股权众筹”,需经审批后持牌经营,未经审批的机构不得使用“股权众筹”的字号或宣传语;而过去所称的“私募股权众筹”现改称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受现有法律框架的管制。

  2015年下半年的一段时间,媒体曾密集透露已有三家众筹平台获得了公募股权众筹试点资格,但同样至今未正式公布。从传言中三家众筹平台的现有产品来看,它们基本遵循着“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的游戏规则,设定了较高的参与门槛,对公开性做出较大约束。但也有部分平台的部分产品开始尝试“公开、小额”的、限定人数的的股权融资业务,这很可能是对未来公募股权众筹的提前探索。

  JOBS法案第三部分的定稿较之咨询稿进一步放宽了豁免范围,明确了豁免细则,限定了股权流动条件,降低了股权变更登记要求,无疑会再次影响我国众筹监管的立法和操作。在修订后的《证券法》所预留的空间下,预计我国的股权众筹监管细则很可能拥有与JOBS法案第三部分高度相似的特征。

  然而,尽管美国已经先行一步,国内对股权众筹的监管也不必操之过急,尤其是对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可以让市场的创新活力得到充分释放,边发展、边观察、边规范。在此过程中,我们可以边观察美国众筹监管规则实施之后的效果及利弊,边制定更加符合我国国情、更加有效的监管政策,这样就能形成后发优势,促进互联网股权融资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方面和支持“万众创新、大众创业”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页面关键词: JOES法案    互联网金融    股权众筹    众筹融资    众筹发展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193号  京ICP证150170号  京ICP备14039650号北京天使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