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街首页 > 众筹知识 > 媒体报道 > 正文

 

姚余栋首倡“股权质押式的优先收益权众筹”

来源:天使街  作者:天使街小编  时间:2015-10-29


  2015世界众筹大会暨全民“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众筹大赛、全球创客众筹狂欢节将于2015年10月23日至26日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举办。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在24日大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姚余栋倡导提出股权质押式的优先收益权众筹。

  他表示,股权众筹可能给投资者带来的权利是很多的,但是,能不能将现有的在中国很普遍的创业者,把股权质押给比如说新五板或者交易所,然后在这个平台上发出优先收益权,这样可能使风险更加平衡,而减少平台对项目的自身判断。同时,也使企业与投资者分红更具有可信性。我们希望股权众筹不光是普通股,还希望引入优先股,不光引入优先股,也希望引入今天我们提出的股权质押式的优先收益权众筹。

以下为演讲实录:

  谈到众筹,许多人都以为众筹是从美国纽约市为了安装自由女神像开始的,实际上,众筹是比美国早了一千年。在中国晚唐的诗人杜牧曾经有名句,叫做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如果大家看看西安的碑林,当时在南北朝时,当时的佛龛,当时的庙宇,特别是佛龛的背后,都是每家出的多少钱的银子,是众筹得来的。所以,中国是有众筹的文化传统的。

  下面我给大家汇报分享我们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的四个研究的观点,供大家批评指正。

  第一个观点是:人类正经历从网络虚拟空间的第四次迁徙。这是我们从人类学和“互联网+”的双重视角提出的四次迁徙理论。第一次迁徙发生在十万年前,是至人走出非洲,人类从此走向全球。在这个时期,人类的生活方式主要是狩猎和采集,男人们打猎,女人们采集,社会组织的形式主要是以50人左右的群体,或者叫游团。第二次迁徙大约发生在一万年前,是随着农业革命,人类进入农耕定居时期,人口得以快速增长,财富得以积累,出现了上千人规模的集聚。文字、商品交易、货币开始出现。第三次迁徙是1820年英国工业革命以后出现了千万级的大城市。今天,伴随着信息通信技术、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开始实现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场景的随时随地的连接,人类将逐渐从实体空间向虚拟空间迁徙。四次迁徙的理论想说明的是,互联网将对当前的人类生活方式、组织方式、治理方式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第二个观点是人类的第四次迁徙必将催生共享经济和共享金融。当人类走向网络虚拟空间时,必将带来几个重要变化。一是征信体系的穿透性。在虚拟空间,个人的每一次行动诸如购物、社交、旅行等都会留下网上痕迹,这使得征信的渗透性大大强化,信息不对称得以有效缓解。二是供给曲线自动发生右移,价格不断下降,有可能会出现里夫金所说的零边际成本社会。在这种预期引导下,为了实现效用最大化,资产拥有者的理性选择应该是通过出租方式分享,而不是囤集。因为如果预计资产价格不断上升,可能的行为方式是囤集。正是由于资产价格可能会出现下降,这也就是产生了现在在美国的Uber和Airbnb等共享经济业态开始大行其道的原因。第三个特点是经济主体的创客化。具备技能的个人,以合伙制形式组织在一起,通过众筹获取生产需要的资金,自己在很大程度上更能掌握自己的职业生涯。所以,今天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双创”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双创”热潮伴随着1985年以来中国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婴儿潮,在席卷中华大地。四是资产的证券化。随着网络,尤其是物联网的发展,原本在线下无法定价、无法交易的资产或者服务,均有可能实现动态定价。

  随着上述四个特点,共享经济必然渗透到金融领域,从而使传统金融向共享金融发展。所谓共享金融就是金融领域的供需个体通过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区块链等现代信息技术平台实现金融资源与服务的直接对接和撮合。共享金融使金融机构不能够特别脱离实体经济,它也适应后工业时代和消费者主权社会特点的小众美的金融发展方向。与当前如日中天的互联网金融相比,共享经济更可能体现了长期深层次的金融模式与功能变革。

  谈到共享经济,我想说,在中国还没有特别强的要把自己家的房子租出去这样的文化,因为城市里的老百姓(603883股吧)的房子还是相对很小的。但是,中国目前已经有150个农家乐,农家乐的收入据统计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希望中国的ARN、ARR、AIRBNB,从中国的农家乐开始,让农民工不光是在春节期间享受自己的房子,更能在其他时间获得收益。

  第三个观点是众筹是共享金融的典型形式,具有广泛的市场空间。众筹是一种新型的注资方式,它的意义可能与人类发明公司制而媲美,尽管我们今天还难以判断这样它的意义,但是它是具有深刻的组织变革,众筹可能有的组织形式包括实物众筹、股权众筹、债券众筹、公益众筹等等。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创意项目,凭借实物众筹模式得以快速实施。众筹解决了共担风险和共享收益的问题,这正是金融所要解决的本质问题。从商业角度来说,众筹可以形成一个自发的正向循环,比如说同样购置手机,如果品牌的手机之前有众筹,那么,它就可能获得消费者有强烈的向其他人进行推荐的动机,因此在众筹模式下,众筹的参与者越多,产品的价格可能会更高,参与者获得的回报也可能更好,产品投放市场的速度可能更快。创意产业最适合实物众筹,用一句话来说,将来就是无创意不众筹。

  股权众筹目前确实是实体经济非常需要的,但在全球范围内尚没有证明这种模式已经成熟或者完全成功,比如说在美国的一种网站,它的项目数量在趋缓而没有像我们预想的爆增,在股权众筹方面,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创新性地提出了“54321”的方案,“5”是将股权众筹打造成中国资本市场的新五板。很高兴刚刚看到省长已经提到这样一个概念。“4”是根据投资者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和资金实力,对投资者层次进行合理划分,按照公募、小公募、大私募和私募四个层次分层,因为股权众筹是非常复杂的,普通股给予投资者的权利是很多的,所以投资者适当性应当循序渐进,在实践中发现合适的底线,防止欲速而不达。“3”是根据融资规模,可以将众筹平台分为种子众筹、天使众筹和成长众筹三个层次,不同层次信息披露要求不同,以降低融资者信息披露成本和入市的门槛。“2”是坚守两个底线,即不设资金池,也不提供担保,包括隐型担保。“1”是一条红线,即在现有法律未修订的情形下,不能越过《公司法》和《证券法》规定的股东人数200人的法律红线。在此我们也呼吁,希望早日修改《公司法》和《证券法》,将股东人数扩大到至少500人,甚至1000人。但法律没改之前,一定要坚守这条红线,是不能突破的。

  第四个想和大家汇报分享的是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在与人大杨军教授、贵阳的刘文献院长、一些专家们充分讨论下,我们提出了以股权质押式的优先收益权众筹,就是股权众筹可能给投资者带来的权利是很多的,但是,能不能将现有的在中国很普遍的创业者,把股权质押给比如说新五板或者交易所,然后在这个平台上发出优先收益权,这样可能使风险更加平衡,而减少平台对项目的自身判断。同时,也使企业与投资者分红更具有可信性。我们希望股权众筹不光是普通股,还希望引入优先股,不光引入优先股,也希望引入今天我们提出的股权质押式的优先收益权众筹。

  今年7月18日,十部委提出了《关于互联网健康发展指导意见》,这个《意见》我们认为是平衡了金融创新与金融风险,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有先进意义的。大家知道,网络价值和使用者数量是成正比的。中国参与众筹的或者即将参与众筹的,至少能达到三亿人,特别是年轻人,它将在这样一个网络上形成快速迭代。我们相信,只要坚持十部委出台的《关于互联网发展金融发展健康指导意见》,坚持底线,不碰红线,勇于创新,那么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包括股权众筹、实物众筹等模式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引领世界。

页面关键词: 姚余栋    股权众筹    受益政策    众筹大会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193号  京ICP证150170号  京ICP备14039650号北京天使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