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街首页 > 众筹知识 > 媒体报道 > 正文

 

破茧待立法:众筹可试水公开发行

来源:天使街  作者:天使街小编  时间:2014-11-26


  对于国内仍处于萌芽阶段的股权众筹业来说,上周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发出了一个极易被忽视的信号。11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一口气提出了化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十条政策。其中第六条称,“抓紧出台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取消股票发行的持续盈利条件,降低小微和创新型企业上市门槛。建立资本市场小额再融资快速机制,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

  毫无意外,市场的焦点立刻集中在了并无实质动作的股票注册制上,末尾提到“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仅收获了零星的报道。也难怪,尽管这是国务院文件中首次提及众筹,但表述却让人困惑,所谓股权众筹融资,经过近两年互联网金融的大力推广,虽不像P2P那样遍地开花,却也早已在各个领域展开,何谈试点之说?

  对此,有识者称,“融十条”中提到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实际上指的是公开发行试点,而这对于目前的众筹业来说,是一个极为实质性的推动。

  股权众筹是基于互联网的融资行为,其特点在于面向小微企业的小额融资。由于所投向的项目或企业多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相当于让普通投资者进入风险投资领域。对于它的监管方式和监管原则,中国的管理层一直未有明确表态。

  为了遵循《公司法》、《证券法》的相关规定、避免触犯非法集的红线,目前的股权众筹项目均是非公开发行,即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不超过200人。

  不过市场总有规避的办法。比如互联网公司推出的电影众筹项目,其实质已经是实现了电影项目面向公众的公开股权众筹,只是在操作过程中绕道保险、信托等渠道突破了200人的限制。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阿里巴巴娱乐宝推出的三期产品,第一期销售额为7300万,主要投资《小时代》等四部电影,第二期销售额为9200万,投向《老男孩》等四部电影,第三期总投资额达1亿元,全部用于投资《中国梦之声》。在这几个项目中,投资人数均为上万人,人均限额从几百到2000不等。即使电影票房不佳,投资者的损失也不过是几张电影票的花费。

  关于股权众筹能否公开发行,隐含着监管理念和监管方式的变化。传统的股票发行主要是基于信息披露和投资者适当性原则,被划分为公募和私募。然而众筹面向的小微、初创企业,进行详尽的信息披露存在某种难度;公开财务信息可能对投资者来说则可能意义有限;单笔小额的特点,保证了投资对应的风险对个体投资人来说在可承受的范围内,但这需要突破200人的限制。众筹近年来在国际上的发展,正是基于监管理念的调整。

  2012年4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签署JOBS法案,旨在通过放宽金融监管要求来鼓励美国小微企业融资,允许企业通过公开发行的方式来筹集资金。

  JOBS法案中提出,免除小额众筹股权融资注册要求,满足一定条件的企业不必到SEC注册即可进行股权融资,包括:筹资者在12个月内募集不超过100万美元的资金;前12个月内收入不足10万美元的投资人所投金额不得超过2000美元或其年收入/净资产的5%;前12个月内收入/净资产超过10万美元的投资人可以用其收入的10%用于此类投资,但上限为10万美元。可以看出,JOBS法案的相关规定,旨在用限制融资额、确保投资足够分散、限制单笔人的投资额等方式保护投资者权益,防范系统性风险。

  从国内情况来看,管理层属意股权众筹,显然是出于扩大直接融资、增加多元化融资手段、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的需要。自2014年以来,国务院已八次提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曾多次调研企业融资成本问题。11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称,2014年7月以来国务院推出一系列措施来应对“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在一些地区和领域呈现缓解趋势,但仍然是突出问题。“目前各种融资方式都在尝试,从PPP、资产证券化到P2P,都在实验。股权众筹的公开发行,也在考虑之中。”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透露。

  以众筹项目的火爆程度看,公开发行的股权众筹确有想象空间。不过,《证券法》关于公开发行的严格规定,并不能轻易绕开。如果长期让此类创新游走并任意突破法律界限,也有违依法治国的精神。只有在风险防范和投资者保护上做出严密论证,推出中国版的JOBS法案,在监管的各个层面上重新衡量风险和股权众筹的特点,划出适合股权众筹得合理界限,股权众筹才能真的迎来它的破茧时刻。


页面关键词: 众筹法案    众筹融资试点    国务院会议    众筹机制    众筹改革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193号  京ICP证150170号  京ICP备14039650号北京天使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